首页 > 九寨沟旅游 > 自驾游 > 五一节游九寨沟
五一节游九寨沟
http://www.lvy.cn 添加时间:2011-11-21 02:57:35 来源:我游网 点击次数:

    旅途的魅力就和人生的美丽一样,之所以绚烂,之所以让人绝不轻易放弃,是因为前方有着无数迷人的未知……

 

    惊情太阳谷之旅
        ——重庆媒体西部太阳谷考察纪实

    我从没想到我的太阳谷考察之旅会充满了如此多的波折、惊险、诱惑和喜悦,让我现在每每回想起那段经历,仍从心里泛起一种后怕并带有一丝得意。

    诱惑让我匆忙上路

    三月底,听同行说西部太阳谷旅游公司将组织重庆各媒体的记者到得荣太阳谷考察,沿川藏线进去,时间太概要七天。那个时候,我们报社正好做了一个通版介绍得荣太阳谷,在采访过程中,去过太阳谷的朋友绘声绘色的介绍和精美的图片让我对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充满了向往。所以,川藏线的艰辛,景区内条件的恶劣都没有动摇我要去的决心。因为,我要在大量游人涌入之前,先去体验那宁静的海子,圣洁的雪山和纯朴的康巴藏民。

    4月3日,我接到通知,说第二天一早出发,并传真了一份考察线路和注意事项过来,其中一句话写道:平均海拔高达3600米,团员注意身体承受能力。一丝恐慌闪过,但随即镇定,线路的挑战性为此次太阳谷之旅增添了更大的诱惑。由于时间紧迫,我草草收拾好行装,还不忘带上几份我们介绍太阳谷的报纸(没想到这几份报纸后来派上了大用场),准备上路了。

    头一天,川藏路给了我们个下马威

    我们实际上是4月4日早晨8:00才从重庆出发,除了我之外,同行的还有重庆电视二台、重庆有线台、重庆日报、晨报、商报、青年报及香港大公报的记者、作家漆园子和四家旅行社的代表,一共15人。

    在成渝路上,大家都又笑又唱,谁也没想到后面的路会让我们直面生理和心理上的考验。我们是下午15:00到的雅江,吃了雅鱼,见了雅女,还淋了一场雅雨,都感觉挺运气的。接下来就该过著名的二郎山隧道,在这之前,我一直提醒自已别睡着了,别迷迷糊糊就过了这个全国海拔最高的隧道。我倒是没睡着,可车却在距隧道口几公里处停了下来,前方塌方了。只见,两块巨石蛮横地躺在路中间,碎石铺满地,工人们正抡起大锤在敲打大石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公路下面是深渊,当地人告诉我们,过年时这儿就有一个重庆的车摔下悬崖,全车9人无一幸免,让我不寒而粟。

    听说,以前二郎山隧道没修通之前,这条路上的司机最怕的就是塌方,前进不得也后退不得,一堵就是一、两天,洋芋都可以卖到5元钱一个。就是现在也可见一斑,方便面10元一碗,路边的小食店小面5元钱一碗,就连自搭的木板厕所都要收1元钱一人次。暴利!比解放碑的三星厕所还贵。正在排堵的天全县交通局的同志知道我们身份后,都劝我们掉转车头,找个地方住下来,并主动用当地的警车为我们开路。

    第一天就走了70多公里的回头路,川藏线给了我们一行人一个下马威。未知的挑战刺激了我们征服的欲望,每个人的每寸肌肉、每根神经、每个细胞都处于极度兴奋中,显得有些蠢蠢欲动。

    一天之内,我们翻了两座半“珠穆朗玛”

    整个行程的第二天,是最惊险的一天。这一天,我们依次翻过了折多山(海拔4298米)、高尔寺山(海拔4412米)、剪子弯山(海拔4659米)、卡子拉山(海拔4718米)和雷达山(海拔5020米),最后到达海拔4014米的“世界高城”――理塘。有人开玩笑说,这几座山高度加起来,有两座半“珠穆郎玛”那么高了。

    每座山上都是大雪纷飞,路面上都结起了冰,行车开始越来越缓慢,有些人开始有了明显的高原反应,拿着健身氧猛吸也无济于事。车到雅江的时候,已近傍晚,车上的人是为继续赶路到理塘还是就地休息分成了两派。坚持继续赶路的主要是太阳谷公司的,他们认为再不赶路,行程就会耽误太多。毕竟,按他们设想的最初的行程,我们第一天就该到雅江了。大多数人包括司机都认为不能再往前走了,原因有三:气候恶劣、路况不好、车上没有一个人熟悉线路。最终,我们还是服从了组织者的安排,决定继续赶路。重庆旅游界的老司机王昌陵说:“我预感有什么不对。”也有人悄悄地说:“今天是4月5日(清明节),不是什么好日子。”这些话虽没有什么科学根据,但后来却恰恰巧合般地被印证了。

    经历了溜滑的冰凌路,遮挡前路的漫天大雪,夜的寒冷和喘不过气的高山反应,大家正在心里用“坚持就是胜利”的信念支撑着自己的时候。我们的车终于坏在了当日最后一座雪山雷达山的海拔最高点――5020米的山顶上。车外是呼啸的北风夹着飞舞的雪花,男士们顶着严寒和高原反应下去帮忙修车。远处的雷达站不停地给我们发灯光信号,可我们一行人谁也不懂是什么意思,有人拿起手电筒一阵乱射,不起任何作用,我们只能靠自己。

    一个小时后,车终于修好了,我们继续赶路。可有些男士开始觉得头疼得厉害,藏族小伙子彭措说这是因为刚才修车时,在高原上用力过度,造成头部缺氧的缘故。

    本以为劫数已过,大家都唱起了歌。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司机小陈突然说:“你们唱一首祈祷的歌吧,希望快点到达,车快没油了!这鬼地方,100多公里居然没一个加油站!”大家心里都“格登”一下,谁都明白,车要是搁在这冰天雪地的高原上,会有什么后果。《祈祷》、《六字真言》、《让世界充满爱》……全车的人都开始唱了起来,且都真心诚意地为之祈祷。不知是谁最先看到了远处的灯光,惊叫了起来,有人马上也发现手机有信号了。世界高城――理塘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了。那一刻,群情激昂,“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声回荡在整个车厢。这个时候,已是次日凌晨1:00了。

    突然的变数让我们措手不及

    又经过一天的艰难跋涉,我们紧赶慢赶终于如期来到了得荣县城,高原反应最强烈的国旅总社的姜南不停地说她几死几活终于到了“梦中的天堂”了。

    按行程安排,到得荣的第二天我们应该去太阳谷――下拥自然保护区了。可早晨起来得到的消息是行程有变,不去下拥了,只去嘎金雪山。用太阳谷旅游公司总经理助理许智的话是:“因为时间紧迫(13日重庆有个新闻发布会),取消对下拥的考察,改为参观嘎金雪山,因为它也是太阳谷的一部分,也能代表太阳谷。”说实在话,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冲着下拥的美丽景色而来。花了三天的时间,翻了七、八座雪山后,却要我们去参观一座雪山,这无疑是一个笑话。团队中没有一个人赞同组织者的安排,电视台的刘春力最先喊出“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口号,我们与组织者之间陷入了僵局。

(发布于:九寨沟旅游网)  【回到顶部】 【返回上页】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